云南新闻网

大街上拦车乞讨 轮班吃午饭

时间:2016-05-22 编辑:云南news3069 来源:云南新闻网

    近日,有市民反映,中午和晚上下班回家时,经过经十路——历山路口处,经常会碰到一位男性乞讨者。“我开车到这个路口时,碰到红灯,就经常有一位老年男子挨个车的乞讨”,市民张女士告诉记者,“一开始我觉得老人看着年龄不小了,整天在这乞讨也不容易,给过几次零钱。可后来觉得每次给钱也不是回事,我看着他也没有身体残疾,如果是真的需要救助,应该会有有关部门帮助啊。”
 
    与此同时,市民王先生反映说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我上下班路过工业南路,路口处经常有乞讨者,一个路口好几个,我觉得乞讨者挣不挣钱还是另一回事,关键是在机动车道上走来走去,对他们对车主来说都有危险”,王先生纳闷说,“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伙人,都是从哪来的?是不是真的生活有困难啊?”
 
    一天7个小时,车流里“忙活”
 
    近日,本报记者分两路全天探访济南路口处乞讨者乞讨的情况。其中,在经十路——历山路路口处,有一名老年男子乞讨,晚上“下班”后在文化西路与一名女性乞讨者会合,一起回到了租住处。
 
    记者于5月5日当天中午12点左右,看到一名男子来到机动车道上进行乞讨。该男子站在路口北侧的机动车道上,目测年龄约在50-60岁左右,穿一蓝布上衣,背着一个单肩布包。
 
    一直到当晚19点17分,这时候路口处过往车辆已经比较少了,他才“下班”。根据记者观察,从中午12点一直到晚上19点,7个小时的时间内,该男子总共休息时间也就是1个小时。”其中,在下午16时左右,该男子来到历山路东侧休息,拿出一罐蓝莓枸杞果味饮料喝,喝完后将饮料罐丢弃在路边绿化带中。
 
    “轮班”吃午饭,还有人挨个点送水
 
    记者5月5日、6日连续两天在奥体中路与工业南路交汇处,也看到了和上面相似的一幕。最终,这处路口一共有4名乞讨者一起坐上公交车“回家”。
 
    当天上午10点10分,记者来到该路口处,看到两名乞讨者均穿着藏青色上衣,黑色裤子,斜肩背着一个包,头上戴着一块棕色围巾。其中,路口西侧的乞讨者是一名30岁左右女性,一只手拿着一摞乞讨得来的1元纸币,一手拿着一块脏兮兮的抹布。等红灯亮起时,该乞讨者便到等待通行的车辆前,先用抹布在司机一侧汽车玻璃上擦,然后不停地向司机点头,嘴里念叨着什么。路口北侧的乞讨者是一名60岁左右的女性,每隔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老年乞讨者就会坐在马路中间的护栏旁休息一会。
 
    送完水后,这名男性乞讨者接替其中一名乞讨者继续在马路中间乞讨,而替换下来的乞讨者则到路边一处阴凉地坐下,从包中拿出用塑料袋装的午饭吃起来,云南新闻网,三个人这样轮流接替着吃午饭。
 
    工业南路奥体中路交汇处,3名乞讨者在当天下午5点20分收摊,老年女性乞讨者从奥体中路走到工业南路,因附近没有找到公厕,她在一处绿化带附近当街小便。然后在路口处记者所观察的3名乞讨者集合到一起,而此时队伍中又多出一名乞讨者,记者一整天均未看到这名乞讨者出现在工业南路与奥体中路交汇处路口。
 
    一行四人来到工业南路最近的一处公交车站牌——工业南路正丰路站,等待公交车的到来。四人此时疲惫不堪,坐在站牌内设置的长椅上,记者看到四人均穿着同一款迷彩布鞋。记者一路跟踪发现,这四名乞讨者最终竟也进入第一路乞讨者居住的闲置房内。
 
    乞讨收入也没想象的高一天最多赚个百十元
 
    马路乞讨,生意怎么样?记者探访经十路—历山路男子乞讨时看到,7个小时内过往车辆成百上千,真正给乞丐钱的也就是约40辆车,其中给1元的比较普遍,也有给硬币的,估算这一天下来收入也没想象的多。
 
    与此同时,在工业南路—奥体中路路口,记者统计了路口北边老乞丐的收入,从早上10点至下午5点,约有50个私家车给钱,一天的收入算下来约为50至60元。“这些乞丐在这个路口有一两个月了,几乎天天都过来。快车道上太危险了,这些人也不怕被车碰着。”马路边上一名楼房销售人员说。
叶童老公出轨哑忍 陈国熹出轨被拍

叶童老公出轨哑忍 陈国熹出轨被拍

藤原纪香一婚嫁小老公双双出轨,二婚当后妈每天睡4小时[1]

藤原纪香一婚嫁小老公双双出轨,二婚当后妈每天睡4小

男人拒婚 意味着他没那么爱你

男人拒婚 意味着他没那么爱你

38岁美女爱上19岁男友 没钱被抛弃

38岁美女爱上19岁男友 没钱被抛弃

闺蜜变情敌?7种闺蜜绝对要防

闺蜜变情敌?7种闺蜜绝对要防

浪漫是什么,制造浪漫气氛的方法

浪漫是什么,制造浪漫气氛的方法